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少年大将军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书中暗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书中暗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向东怅然叹道:“老夫没想到皇上竟然准许将军立巡检司,巡检天下已是无奈之举,只可惜朝中很多人恐怕都不会这样想,老夫只担心巡检司两位少卿心有余而力不足。”

    “巡检一事原就极难,不过杨章二人在宦海之中多有沉浮,知悉其中深浅,初时阻力必然是大,只等成了气候再说。”

    “大将军这一招抽身实在是高明,末将佩服。”

    李落苦涩一笑道:“卓城我是待不了了,如果我还在卓城,只怕不单是我,杨章两位大人也有危险。

    只要我在牧天狼一日,朝中纵然有人想铤而走险,也须得思量一二,或许能保护巡检司上下一时平安。

    朝中如今风声鹤唳,我此刻离开还能削减巡检司几分重压。

    朝中监法司有太师太傅坐镇,亦可左右朝政,我父便是不愿助我,该也不会视我为敌,凶险实则在宫苑之内,我虽已让杨章两位大人多添些护卫,只是担忧还是解不了。”

    沈向东劝解道:“将军不必过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倘若不是逼宫而反,两位大人暂且性命无虞。”

    云无雁沉声说道:“可惜,若是朝中也有大将军这般人物呼应,何愁大事不成。”

    李落微微一笑道:“有也是道不同,不说这些,巡检一事安排的如何?”

    沈向东正颜回道:“已派出军中精锐将士乔装散入大甘诸地,以天干地支为号,天干十组,地支一十二组,老夫严令他们不可泄露行迹,等到巡检司着手之后再从旁相助。

    天干十组由老夫统领,地支一十二组由云将军统领,令不传于第二人耳,二十二组将士互不相识。”

    李落点了点头,看了沈向东和云无雁一眼,无奈道:“不是我谨小慎微,只是官场险恶,不可不防。”

    沈向东和云无雁齐声应道:“理该如此。”

    李落望着帐外,悠悠说道:“只看我刚离开卓城,宫中就立了颐贵妃为后,哈哈,此事虽然和我没什么干系,恐怕宫中不少人都视我为敌了。”

    云无雁欲言又止,看了沈向东一眼,没有做声。

    李落轻笑道:“皇上迟迟不立后,传闻是要立德妃为后。

    我在卓城时没有动静,离开不过数月宫中便册立皇后,德妃新晋为贵妃,入宫这才几年光景,宫中诸妃怕是早就嫉恨了,视我为德妃臂助,她们如何想也只能由着她们了。”

    沈向东和云无雁不好评说,黯然一叹,身在朝堂,有人相助自然有人掣肘,古来如此。

    李落转言道:“对了,我见中军骑将士在操练阵法,瞧去玄妙非常,沈先生,这是什么阵法?”

    “将军可还记得当日你从木括残城中带出的几卷锦帛之中,有一卷专门记载木括水利的书籍?”

    李落一怔,和声应道:“记得。”

    “将军离营前嘱托老夫做译本,似乎是早已知道水利一卷另有玄机,老夫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异常,却是术营几位能士察觉蹊跷,详加推敲之下才发现水利一卷中暗藏了另一隐秘。”

    “就是中军骑操练的阵法么?”

    沈向东点了点头,赞叹道:“不说其他,木括炼金之术已是登峰造极了,先是术营异士昃钊发觉水利卷轴与其他诸卷不同,但并不是夹层,不知是用了哪种秘法。

    昃钊试了近百种法子,终了用五成人血合五成赤沙涂抹在上面,原本光滑如镜的轴上竟有字迹,只是字迹之间并无关联,后有术营将士猜测是为暗码,一试之下,果不其然,竟然是书卷之中藏有暗文。

    木括文字现在已经失传了,术营将士仔细推敲,到将军动身离开卓城时解了其中之一,所得之物就是中军骑将士所习的阵法。”

    “其中之一?”李落愕然问道。

    “正是。”沈向东苦笑道,“术营将士推断卷轴上的字迹该是数组密记,还没有全解,当下尚无法判断。

    第二支密记有些头绪,不过还要再花上些工夫。”

    “原来如此,解开的阵法可有名字?”

    “暗文之中并没有阵法的名字,但此阵精妙非凡,阵有九变,环环相扣,可众可寡,可动可静,不过眼下还不能用在骑兵突刺战阵之中,若是能与车悬阵相辅相成,必是惊古绝阵。”

    “阵有九变?”李落看着沈向东与云无雁,咋舌道:“难道是?”

    “听大将军说起当日去往木括残城始末,末将和沈先生猜测或许此阵就是失传百年的九宫阵!”

    “倘若真是九宫阵,我们定要小心从事,九宫阵不单只是一个阵法,背后似乎另有隐闻,宫中记载含糊其辞,我也不曾留心过,只是隐约与上古有所牵连,你我知道就好。”

    “末将遵令。”云无雁一愣,不明白九宫阵背后有什么隐秘要李落如此谨慎,不过亦是应了下来。

    李落转言笑道:“军中操演的如何?”

    “阵法变幻多端,军中当下只有中军骑在揣摩演练此阵,其中以钱将军所率鸱吻一营领悟最深,约莫领悟了九变的五六。”

    “这个阵法如此繁杂?”

    “的确如此,不过此阵倘若能练成,威力不可小觑,纵是操演繁琐,老夫以为也是值得一试。”

    “好,有了空闲,我也同先生和云将军一起推敲推敲。”

    李落看着沈向东,含笑道,“我不在军中时,烦劳先生和云将军了,李落在此谢过。”

    “将军言重了。”

    “云将军,临夏城波云诡谲,回蒙未必见得兴兵来犯,牧天狼却不可不防。

    传令凌振将军,命他多加留意,临夏城可失,不过我军中戍守的三千将士不可有任何闪失。”

    “遵大将军令,末将传书凌振,着他小心提防回蒙异变。”

    “另外黑水河畔的回錾有什么动静?”

    “回錾倒不曾有什么异动,年前遣使者来贯南大营商讨重开边界商市,此事大将军知晓,除此之外,未曾听闻有什么传言。

    边疆商阜打点也是可圈可点,待我大甘行商颇是友善,实属西域之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