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少年大将军 > 第五百零一章 七日之前

第五百零一章 七日之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雨涵技痒也一试身手,或许是性子使然,出手不留щ..lā

    好在牧天狼军中有呼察冬蝉的先例,诸将若是败下阵来,倒不觉面子上挂不住,尽都虚心请教,却让秦雨涵颇是赧然,更加的尽心竭力,不弱了指点门徒之时。

    不过牧天狼诸将总归是心高气傲,怎能在一美艳女子手下接连败阵,赫连城弦出言邀战,秦雨涵仍旧还在恼怒当日赫连城弦破衣之辱,爽快应下。

    谷中,泾渭分明。

    牧天狼将士居右,初阳四子居左,摇旗助威,犹是裴伴姝呼声最是清脆,喜形于色,雀跃不已,好在是山谷腹地,声响难以及远。

    看着场中二人出手过招,裴代扶和时危远远相望,神色甚是悠闲。

    突地,裴代扶眉头一皱,愠声说道:“这”

    时危哈哈一笑道:“不妨事,让他受挫也是好。”

    裴代扶摇头苦笑道:“内子就是性子太过争强好胜,平日里行走江湖得罪了不少武林同道。”

    时危目不转睛的望着场中二人,闻言接道:“这有什么,倘若众人皆无棱角,天下事何来公义可言,你我从生至死也没了对手,此生可是遗憾的很。”

    裴代扶一愣,时危展颜笑道:“无意之言,裴兄不必往心里去,凡事也该要有度,不可一概而论。”

    交手三十余招,赫连城弦渐落下风,刀势渐渐被秦雨涵鞭影笼罩其中,不过赫连城弦危而不乱,刀气纵横,虽是守多攻少,不过每每反击便是精绝杀招。

    秦雨涵凝神应变,若想求胜,不是数招就能见功的。

    场外裴伴姝最为高兴,欢呼叫道:“娘,娘,再快些,赫连哥哥要输啦,你看,你看,赫连哥哥,我娘的鞭子碰到你肩膀啦,你输啦。”

    见赫连城弦充耳不闻,手中长刀丝毫不见散乱,攻守如故,便鼓起香腮道,“赫连哥哥赖皮。”

    惹得众人大笑不已,许黛盈急忙捂住裴伴姝朱唇,低语几句,裴伴姝甚是不服气,不过亦有半刻光景不再娇呼出声。

    只是过了半刻又脆声呼喊起来,只是此次竟然是替着赫连城弦呐喊助威。

    裴代扶一脸无奈,苦笑道:“让将军见笑了。”

    时危莞尔笑道:“性情中人,自在,了得。”说罢随口问道,“裴兄这次在东炎州沿途可有什么听闻”

    “一路上所闻所见都是域外流寇如何肆虐乡里,官府守将连战连败,东炎初阳两州溃不成军,如今两州有八成的府郡都被流寇侵占,百姓流离失所。

    哎,入目所见,尽是惶惶不可终日。

    对了,还有一事,裴某入山前曾听江湖同道说起过,前些日子东炎州流寇搜刮的一批财物被一批草莽英雄所劫,据闻数目还不算小,惹得东炎州贼寇四处围堵,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哦,还有这等事嘿,也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不管是太平盛世,还是烽烟四起,落草为寇总归不是什么善事。”裴代扶黯然叹息道。

    突地,时危身躯一震,蓦然回头望着裴代扶,疾声问道:“这是几日之前的事”

    裴代扶一怔,仔细思索,沉声说道:“该是七日之前,时将军,可是有什么蹊跷”

    时危喃喃自语道:“七日,七日,怎会这般巧。”

    说罢抬头看着裴代扶,眉头紧锁,疑虑回道,“或许是我猜错了,只是这七日时机太过巧合,须得小心为上。”

    裴代扶心中一动,隐约猜出几分。

    时危扬声喝道:“城弦,秦女侠,请两位罢手。”

    裴代扶亦沉声传音道:“师妹,收招吧。”

    两人闻声各自收招,一番争斗下来,却是嫌隙尽消。

    赫连城弦微微调息已见枯竭的内劲,讶然赞道:“秦女侠好武功,我不是你的对手,这条软鞭灵动非常,似如活物,实在是了得,小将佩服。”抱拳一礼,诚心诚意说道。

    秦雨涵面颊上亦有汗意,少见坚韧如赫连城弦之辈,如此逆境下百折不挠。

    由衷称赞道:“赫连将军言重了,你的刀法很好,不过根基稍稍浅了些,刀法该是另有高人指点,只是还不曾悉数融会贯通,略有瑕疵,再有几年必将大成。”

    赫连城弦朗声笑道:“多谢夫人宽解,等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说罢扬声问道,“时大哥,出什么事了”

    时危与裴代扶联袂而至,裴代扶微微点了点头,示意秦雨涵或有变数。

    秦雨涵狐疑的望着时危和裴代扶,一脸茫然不解之意,牧天狼诸将也是一头雾水。

    时危扫了众将一眼,沉声说道:“东炎州有变,营中将士整装待发,若收到消息,即刻行军。

    前锋探马斥候,一刻之后至中军营帐,不得有误。”

    “末将遵令。”虽不知变故是什么,但军令既已传达,群豪遵令而行。

    牧天狼众将士各自散开忙碌,方才的闲散逍遥荡然无存。

    初阳诸子暗自咋舌,收放自若,纵有不测之事,营中将士却看不见紧张之意,沉静自如,似还有几丝不易察觉的喜意。

    “还请裴兄稍做准备。”时危拱手一礼道。

    “好说,江湖人惯了四海漂泊,去留随意,不会误了将军时辰。”

    “多谢裴兄。”时危无暇客套,匆忙告辞一声,和赫连城弦返回营帐。

    自时危传令一刻起不足六个时辰,探马得信,果然不出时危所料,东炎州有变。

    天色将晚,谷中诸将连同初阳诸子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流离乡民口中的保命谷,没入虫鸣花语的夜色之中。

    东炎州,萍乡府。

    一行人不疾不徐的奔行在山间野地之中,看着有些零散,盘延百丈上下,竟是一支马队。

    马队之中散落数十辎重,车痕入土很深,所载之物甚是沉重。

    队伍中众人一脸风尘,显是奔波了很久,粗略看去和寻常行商一般,不过若是细心探究便可瞧见诸人神光内敛,顾盼生威,都是内家高手,也就只有如此,才敢在这个时候行走在东炎州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