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南山种仙 > 第一卷 行云问心 第十六章 大小姐慕芽舒

第一卷 行云问心 第十六章 大小姐慕芽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孤影起初只觉这家酒馆门口的两幅牌匾比较有意思,就想着进来瞧瞧,却不曾想一进来就听见有人在这酒馆内赌酒。

    好奇心的趋势下让孤影循声望去,只见酒馆正中间的桌子上站着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子,女子身穿一袭深蓝色长衣,扎着一条干练的单马尾,姣好的面容中透露着几分英气。

    而在女子脚下已经躺着了好几个衣着不凡的公子哥,四周则围着不少看热闹叫好的普通群众。

    就在孤影打量着这名女子的同时,这名女子似也发现了刚刚进来酒馆的孤影,不过孤影因为初到南城,一脸风尘不说,身上也因为之前打架而显得破破烂烂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误闯进来的叫花子呢。

    女子目光本不打算在孤影身上多做停留,直到她发现了正挂在孤影脖子上呼呼大睡的小白,一双凤目顿时是来了兴趣。

    “喂,刚刚进来那个,有没有兴趣与本姑娘赌酒?”女子朝着孤影喊道。

    女子这一呼声,直接让孤影成为了整间酒馆的焦点,四周围观的看客也都纷纷扭头看去,暗道是哪个倒霉蛋被大小姐给盯上了。

    孤影皱了皱眉,自己不过是进来想尝尝这店家的酒水,小小休酣一下。而且看他们一起赌酒的都是些权贵子弟,自己现在这身打扮怎么就会被他们盯上了呢?

    本着初来此地不想惹是非的想法,孤影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不曾怎么吃酒,与姑娘赌酒怕是坏了姑娘以及各位的雅兴。”

    不过孤影此言一出,满座哗然,这南城境内敢拒绝这位大小姐的,除了城主之外还真没几个,如今这行人里又多了这个乞丐模样的年轻人。

    女子闻言凤目微微眯起,开口说道:“你若不赌,才是坏了我的雅兴,南城城主之女慕芽舒,还请兄台赐教。”

    孤影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自个儿是个什么运气,刚刚给这位送了药草,转眼就遇上了正主,无奈的开口道:“在下孤影,慕姑娘你也瞧见了,我这一身破烂的,可没什么东西能够拿出来与你赌的。”

    慕芽舒歪着头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怎么会呢,本姑娘觉得你脖子上的那只灵兽就不错。”

    毕竟慕芽舒也是城主之女,一眼就看出了孤影脖子上挂着的小白是一只灵兽,不过当然对她来说一只灵兽倒是也不会有太大的吸引力,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小白非常的可爱,强忍着内心的喜爱,想看看有什么办法从孤影手里弄过来。

    不过在她眼里可爱的灵兽对于孤影来说意义就不同了,当即脸色就阴沉了下去,沉声说道:“慕姑娘自重,小白不是用来交易的东西。”

    孤影的回答再次让众人哗然,暗道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为了一只灵兽与南城的大小姐交恶不说,还拒绝的如此直接,起初众人只当是孤影不认得慕芽舒的身份,现在居然知道了人身份的情况下说话也这么不留情面,着实不给这大小姐面子。

    也的确如众人所想的那样,大小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只见她单手拿起桌上的一个大酒缸,踩着桌子前方一个幸运儿的肩膀一跃而起跳到了孤影的面前,举起酒缸一双凤目死死盯着孤影说道:“如果我偏要呢?”

    随后只觉慕芽舒身子四周天地灵气螺旋涌动,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气场,朝着孤影压来。

    众人再次惊呼,刚刚被踩的那名看客自语道:“种灵的气息,大小姐突破种灵了?!”

    不过很快就有人反驳道:“不对,气息上还是差了一些,这起码是灵种种下九成才会拥有的状态啊,不愧是大小姐啊,明年十二楼弟子选拔必有她的一席之位!”

    而反观此时站在慕芽舒身前的孤影,就显得有些可悲了,他现在在众人的感知之中那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在面对种灵九成的大小姐时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众人纷纷摇头感叹,看来这小子的灵兽是保不住了,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这就是一个看实力的世界啊。

    慕芽舒看着孤影,而孤影的目光也没有任何的闪躲开口说道:“慕姑娘这是打算从孤某手中强抢?”

    “是又如何?”

    孤影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你来试试?”

    ...............................................

    南城的东北侧是一个巨大的庄园,而那座让南城万众敬仰的城主府就坐落在此地。

    此时城主府内的一片小竹林之中,有两个男人正有一子没一子的落着棋,其中一个身穿华服,看着棋盘的眼中充满了沉思与算计,此人正是刘天发。

    而另一人身着一袭宽松的白裳,袭腰的长发也不束发,就这么随意的披着,与身前算来算去的刘天发不同,此人气质上多了几分随性和从容。

    只见他抬起身侧的小茶杯轻嘬了一口,笑道:“如果什么都能算中,活着岂不是很无趣?”

    刘天发闻言,用袖口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笑着回应道:“小人一介凡夫俗子,哪里能像城主大人这样洒脱的,过日子自然得精打细算些,不然什么时候一命呜呼了,就真的无趣了。”

    坐在刘天发前面下棋的白裳男子正是那位南城的城主。

    “师兄你又何必如此......”白裳男子愣了一下,摇头正欲说些什么,却被刘天发挥了挥手打住。

    “行了雨尘,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往事就不必再提了。”刘天发又落下一子,似乎对自己这一子落得很是满意。

    慕雨尘闻言也只得无奈一笑,落下一子说道:“不说其它,在这棋艺上你还是一点没变,承让了。”

    刘天发则故作生气之色说道:“想不到还是算错了。”

    他深知眼前这位城主自小就爱下棋,但是却偏偏只会下得一手烂棋,起初刘天发不忍打击他的自尊心,于是就让了自个师弟一手,不曾想这一让就让了二十余年。这也给刘天发养成了一个新的下棋乐趣,那就是他不仅要让棋,还要让的对方看不出来,这比他赢棋来得还要开兴些。

    “真算错了?”

    “不然呢,来来来,再开一局!”

    慕雨尘笑着摇了摇头,看自己这师兄输了棋性质还能这么高,也只得陪他一起收拾起棋盘,随口问道:“师兄,你之前说的那个仅凭肉身之力就能够抗住种灵境后期攻击的少年,如今也在南城?”

    刘天发哈哈一笑,暗道自己这师弟对这少年果然还是有些兴趣的,开口说道:“是啊,我都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妖孽,到时我领你一道去看看?”

    “噗呲,如此说来我倒是真得去好好瞧瞧了。”慕雨尘轻笑道,能让自己师兄如此称道,他也是来了兴趣。

    “城主大人......城主大人不好了!大小姐......大小姐与人打起来了!”二人正在收拾着棋盘上的残局,忽然一个家丁跑了过来慌张喊道。

    慕雨尘闻言眉头皱了起来,沉声开口道:“芽舒这丫头怎么又跑出去惹事了,你先去通知家中药医,这丫头下手没个轻重的,城里普通大夫还不一定治得好。”

    “这......”家丁闻言,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这次......是大小姐在挨打......”

    “哈?”

    .......................................................

    “我爹是城主,你不能这么对我!”酒馆内传来了慕芽舒羞愤的大叫声,而她此时正被孤影脸朝着桌子摁着,姿势异常的羞耻。

    而四周的看客早已经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呆住了,他们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没想到单方面是单方面,但是这被殴打的对象却被调转了过来。

    当时他们只见大小姐提着酒坛子气势轩昂的上去逼迫这个他们眼里的穷小子,结果电光火石之间那个他们眼里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就被人摁在了桌子上,而且还是以一个这么羞耻的姿势。

    孤影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摁在桌子上的大小姐,也是气急,自己一直什么都没做,这个女人又要赌酒又要打架的,现在打不过又搬出她的城主老爹来压自己,但是一想到刘天发之前与自己说的,城主已经是一名守虚境强者了,自己现在还就真不敢拿这个大小姐怎么样。

    但是看着桌子上还在骂骂咧咧的慕芽舒,他又是气的牙痒痒,想打她一顿又怕把人城主的宝贝闺女打坏了,思来想去孤影想到一个方法能够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又能够让她长记性的方法。

    于是孤影扬起手,一巴掌朝着这位大小姐的屁股打了过去。

    “啪......”

    一声巨响在酒馆内久久回荡,这一声巨响,让慕芽舒安静了,也让整个酒馆安静了。

    慕芽舒先是愣了半响,然后满脸羞红,咬牙切齿的大叫道:“你......居然.....打我......!你完了,南城与你......不死不休!”

    孤影见这女人还不知悔改,扬起手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恶狠狠地开口道:“你还跟我说不死不休,我就进来想喝个酒,你一直在这咄咄逼人你还跟我说不死不休!”

    孤影本来只是想教育一下这位大小姐,结果对方死活嘴硬,让他也是来了劲了,一边说手就一边的抽,

    “啪......”

    “你完了!”

    “啪......”

    “本姑娘要杀了你!”

    “啪......”

    就在孤影手上打的正欢之时,酒馆外忽然变得一片嘈杂。

    不知何人喊了一句:“城主大人来了!”

    慕芽舒一听,神色大喜,然后扭头冷笑着对孤影说道:“呵,我爹来了,你完蛋了!”

    “啪......”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