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南山种仙 > 第一卷 行云问心 第二十九章 回城

第一卷 行云问心 第二十九章 回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是......她叔?”孤影在刘天发与慕芽舒之间来回望了望,感觉自己这一路上很不真实,出家门搭个顺风车结果就上了人家南城城主兄弟的车,然后进城后先是遇到了南城的大小姐,又被一城之主请喝酒,出来半个多月还成功种下了灵种成为了种灵境,正式踏入修士的行列。

    刘天发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嘴唇微微一动之后居然直接晕了过去,他现在实在是太累了,强行提起自己修为不说,还被一个自称采药的怪老头摁着打压了这么久,如今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干脆就放下心神晕过去吧,最主要的还是他现在实在没有精力应对这样的局面了,就让他们两个年轻人自己交流吧。

    “艾?你别晕啊!我一个人怎么抬你们两个啊......”孤影看着歪头晕过去的刘天发,不禁发出哀嚎,这算个什么事啊!自己刚刚破境,身子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调理,就遇到这一系列的麻烦事,这让他尤其郁闷。

    无奈之下他只好耸了耸肩问背后的慕芽舒:“你能下来走了么?”

    慕芽舒试着动了动腿,然后小脑袋如拨浪鼓般来回摇摆,有些无奈的说道:“双腿还是动不了。”

    其实这也正常,毕竟慕芽舒当时已经被压制到了极限了,身体早就已经超过了负荷,再加上她如今还没有破境,能够调动用来恢复自身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少了,所以现在双腿还没有知觉,只能到时候回家让她爹看看了。

    孤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苦恼于这两个伤患自己要怎么抬出去,而此时在他背上的慕芽舒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颗芭蕉树说道:“用芭蕉叶把我刘叔拖着吧。”

    孤影闻言开口问道:“为什么不顺带把你也拖上?”

    慕芽舒猛然摇头,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这山里沙地碎石子多,磕着不舒服,反正刘叔昏迷了,也就无所谓了。”

    孤影:“???”

    虽然对慕芽舒的说法有些无语,但是她的这个提议倒还是不错的,而且对于如今的孤影来说,单手背上背一个,手上再提一个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于是空南山脉中就出现了一支这么奇葩的组合。

    等孤影拖着他俩走出空南山脉,已经是日落黄昏了,不过好在刚好遇到一辆正下着客的马车,这里虽说离南城不远,但是步行终究还是有些吃力的,更何况还是拖着两个病号。

    “哟,客官你可真是赶巧了,我这估摸着是最后一趟了,再晚上个几刻我可就走了,这空南山脉晚上我等可不敢逗留。”车夫看着走过来的孤影,笑呵呵的接待道。

    “可不是吗,这空南山脉真不是人待得地方,要不是为了讨个生活谁愿意来这种地方。”孤影说着将慕芽舒和刘天发纷纷放入马车之后,自己才一屁股坐了进去。

    一路上孤影跟车夫在那高谈论阔,从城中大事聊到邻里八卦,一路上倒也不烦闷,这主要还是孤影在这深山老林一个人闷了半个月之后,再见人烟就会显得格外亲切,自然也就说得多了些。

    不过孤影虽然是聊得痛快了,一旁的慕芽舒就显得有些郁闷了,她本就是一个性子欢脱之人,看着孤影他们聊得这么欢,自然也想搭上两句,结果刚要开口就听见那位车夫说起南城大小姐被一个无名青年当街打屁股之事,这不禁让她一下子羞得满面通红。

    不过现在再说起此事,慕芽舒的心底却没有多少愤恨了,相比之下却有着另一种别样的情愫在她的内心发起来萌芽,不过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所以这一次她难得的安静了下来,默默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正在津津乐道听着车夫讲话的少年。

    月光衬托着少年不算特别出色的脸庞,但是只是单单看着他的笑容,就觉得格外的出色。

    .....................................................................

    同一轮月光下,一个少女正端坐在自己的闺房之中,轻轻研着墨,看着墨池中荡起的余微,少女的内心显得无比的宁静。

    待到墨色渐浓,少女捻起毛笔在平铺好的宣纸上写道:

    初见苍山,只觉山高巍峨,欲比天高。

    再见苍山,才晓穷极所有,也触不到天的棱角。

    然,

    苍山尚能登顶,天高犹有志攀。

    仙道如是,何惧之有?

    ......

    少女放下毛笔,眼中闪过一丝凌厉,而此女正是林婉溪。以她的身体状况,每一次放下灵种就是一场鬼门关前的历险,她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到什么地步,但是她却从没有想过放弃前进的步伐。

    而今晚她要做的,便是将灵种埋至命脉的一成,当初她对她爹林生说:既已立命,何惧天责。她不知道林生有没有听懂,但是她相信她的意志已经传递到了爹娘的心中,一朝登仙,去追随那个人的步伐,去看看他眼中的世界,这是林婉溪的梦想也是她的信念。

    而为了这个执念,她甘愿拼尽所有,即使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慕芽舒盘膝坐在床上,深呼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

    “小兄弟,你要去往南城何处,哥哥我顺带给你捎过去,放心,不加钱!”车夫的马车已经抵达了南城城外,一般来说这马车是不进城的,但是今儿个这位马夫与孤影聊得投机,自然就想着顺路送上一程。

    “那就麻烦老哥了,我在前方清秋客栈下,然后再将这二位送去城主府。”孤影对着车夫一抱拳,指了个客栈名字后又交代了一下慕芽舒这两病号的去处。

    说完还不忘回头看看这两位病号的意见,因为此时刘天发已经苏醒了,那么就让他带着大小姐回府就好,这大晚上的孤影也不方便这样前去城主府,再加上他此刻只想赶紧回客栈洗个热水澡让自己的身心都舒爽一下,所以到了此处就想着做一回甩手掌柜了。

    慕芽舒看出了孤影的心思,轻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倒是一旁的刘天发摆手笑了笑说道:“不碍事,不碍事,这一路上有劳孤影小兄弟了。”

    不过此时的刘天发再也没有孤影第一次见时那种帅气英姿了,如今的他满脸都是因为孤影急于赶路而在山林中磕碰出来的包,估计走在这南城之中都不会有人知道此人是南城最大的商人之一。

    孤影看着现在的刘天发,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愧疚,哪里还好多做停留,一到自己的客栈立马就告别了这二位南城大人物,溜进了客栈。

    进了客栈之后,孤影只觉得今天的客栈不免有些冷清,而且此时虽然天色已暗,但是也只是堪堪过了饭点而已,伙计此时应该还在收拾碗筷的,这怎么就跟打烊了似的。

    “哟,这位客官不好意思啊,今儿我们清秋客栈被白公子包下了,恕不营业。”一个店小二走了过来,以为孤影是来住店的新客,和气的说道。

    不过孤影却是微微一愣,开口说道:“我当初可是预了一个月的房费的,这白公子就算是包店,也没有理由将我那间也给包了吧?”

    “这......”店小二认真打量了一下孤影,这才想起来半个月前是有以为客人在店里订了一个月的厢房,但是因为孤影太久没露面了,店家就将这茬给忘了。

    “呵,哪来的土包子,不就一个月的房钱么,拿了钱给本公子滚。”正在店小二为难之际,楼上传来一个声音,然后说着一张张银票就从二楼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孤影再次愣了一下,抬头看到一个极其嚣张的白衣公子正左右其手的搂着两个女伴,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这让他嘴角微微一抽,心中感慨道,这有钱人家的子弟出来都是一个模子打造出来的么。

    孤影两只手互相掐了一下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他此时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正一下这富贵圈子里二世祖们的风气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