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南山种仙 > 第一卷 行云问心 第五十九章 父子反目

第一卷 行云问心 第五十九章 父子反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就拿你来试剑吧!”白玉生低喝一声,将凝聚了强大灵力的一剑朝着楼冥劈了过去。

    一时间场上飞沙走石,青石板尽数碎裂,宛若飓风一般的剑气从白玉生的剑中诞生,惹得全场骇然。

    “半个月前他没有这么强的......”孤影皱着眉头,单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吃惊白玉生打出来的这一剑,很难想象对方是如何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就拥有了如此的进步。

    同样吃惊的还有白庆,他吃惊的不仅仅是白玉生的实力,而是其如今打出来的这一剑并不是他们白府所有的武学,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白玉生是如何学会的威力如此恐怖的剑诀。

    不过白庆吃惊也仅仅只是刹那,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冲着台下的李三元喝道:“快拦住他们!”语罢他自己也一翻跃下看台。

    李三元此时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但是当他冲去阻拦之时那如同飓风一般的剑气已然抵至楼冥的面前。

    楼冥看着眼前席卷而来的恐怖剑气,一时间身子也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他哪里见过这般阵仗,所以难免被其摄了心神。

    “闪开!”李三元高喝一声,一掌朝着楼冥抽去,本来还愣在原地的楼冥被这一掌给抽飞了出去。

    但是这一掌来的终究还是晚了一分,楼冥虽然靠着李三元躲开了这一剑,但是一条手臂却终究还是被留了下来,殷红的血液染透了他的衣服,不断从断臂之处涌出。

    “啊......”剧烈的疼痛将楼冥的神志拉了回来,只见他一只手捂着断臂处,声音嘶哑,神情变得极其痛苦,恐惧的看向此时还站在原地的白玉生,如同看待恶魔一般。

    “来人!快将楼冥抬下场去医治!”白庆来到场中后高喝一声,立马几个场中工作人员就跑了上来,小心翼翼的将此时还坐在地上的楼冥抬了起来。

    “还有这只手也带下去,看看还能不能接起来!”白庆又从地上将楼冥的那条手臂捡了起来,一同递交了过去。

    而此时心中最焦急的还要属负山派的门主,只见他此时也跟随了下来,瞪了白玉生一眼后也不搭理白庆,赶忙跟着工作人员下场去查看楼冥的伤势了。

    白庆处理完这一切,这才缓步走到白玉生的面前,语气有些严肃的沉声问道:“刚才那一剑,你是哪学来的?”

    白玉生此时却是低着头没有说话,眼中一双紫墨色的眸子正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散。

    “为父在问你话呢!”见白玉生迟迟未做回答,白庆一把拎起白玉生的领口让他与自己四目相对,呵斥道。

    白庆现在没有半分白玉生实力变强的喜悦之情,相反他此时非常的愤怒,毫无来由的强大是让他最为害怕的,自古以来损耗生命寿元来换取修为强大之人不知何几,但是这些人往往都是不得善终,所以对于白玉生突如其来的强大白庆显得很是担忧。

    而就在白庆揪起白玉生衣领的瞬间,白玉生眼眸子中的紫墨色也刚好全然褪去,恢复了他往日的瞳色,看着满腔怒火的白庆,白玉生显得无比淡然,开口问道:“父亲,您是不认可我么?”

    “为父问你的是那一剑你是哪里学来的!”白庆怒目呵斥道,而此时所有场地的比赛也因为此地的突发状况而被迫暂停了下来,场中选手纷纷扭头看向此时站在那的父与子。

    “我自创的。”白玉生开口说道,看着面目狰狞的白庆他此时的心中毫无波澜。

    “你在撒谎!”白庆怒喝一声,扬起手就作势要朝着白玉生脸上打来。

    不过白玉生也仿佛习惯了一般,闭着眼睛说道:“您且打我吧,今儿就算把我打死在这,这剑法也是我自创的。”

    白庆闻言扬起的大手为之一僵,一时间竟不知到底落不落下去的好。

    “从小到大,儿子做到好您要打,做的坏您要打,修炼慢了要挨打,修炼快了也要挨打,我这辈子在您眼中就如此不堪么!”白玉生喃喃问道,虽然身在白府,自小不愁吃穿,但是其中多少辛酸事也只有白玉生知道。

    白庆作为祁城的第一强者,对于后辈的修炼自然是严厉得紧,不然白玉生也不可能如此年岁便熬过了种灵的煎熬,成就了如今的修为,本来他刚刚成功种灵之时白庆对他的苛刻已经稍有好转了,但是当其得知自己的儿子败在了孤影这一号人手上之时,对于白玉生的压迫则更加变本加厉了。

    那一次孤影初到祁城时在灵木斋遇到白玉生来买药,他说是为自己冲击试心之境做准备,实则是因为在白庆的逼迫下他的神魂出现了一些损伤,这才去灵木斋选些清神的药物治疗。

    但是尽管在家中遭遇种种折磨,白玉生都不会对外展现出一丝一毫,所以在外界的眼中他就是风流潇洒的白府白公子,嚣张跋扈却又天资纵横,是别人眼里成天在玩修炼却健步如飞的别人家的孩子。

    或许是受白庆的压迫久了想要反抗,白玉生再不复当初对其父亲的惧怕,尽管被白庆提着衣领但是他的脸上却充满了淡然之色,仿佛是真的已经习惯了白庆的如此作风。

    白庆闻言一愣,动了动嘴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生生咽下,改口说道:“这种程度的剑法,不是你能创出来的。”

    “呵,您就是不相信我,在您的眼中我就是一坨一文不值的狗屎。”白玉生头歪在一边冷笑的说道。

    “也甭管您信不信,这场比试是我赢了,为何还不宣布结果?”白玉生忽然话锋一转,对着其父冷声问道。

    “哼!此事还有待裁定,这次事了我在好好收拾你!”感受到自己儿子不复往日那般尊敬自己,白庆冷哼一声将白玉生丢在了地上开口道。

    摔在地上的白玉生冷冷的看着白庆吼道:“我没有违反比赛的规定,凭什么要裁定!”

    “凭这场比赛是老子举办的,而老子是你爹!”白庆也是一呵,这一声凝聚了几许他守虚境的修为在其中,震得场间抖了三抖。

    “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般刚愎自用,当初若不是你执意要深入空南山脉,我娘又怎会死!”白玉生此时也是不再顾忌什么,大声吼道。

    而场下众人闻之也是一惊但是却不敢出言议论,这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比赛还会牵扯出关于白府的家事,但是此时大家也只得充耳不闻,有些事知道的太多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你说什么!”这句话犹如成为彻底激怒白庆的一颗石子般,在其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内心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只见他再次将瘫坐在地上的白玉生提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抓住的不是衣领,而是白玉生的脖子。

    强烈的窒息感让白玉生极其的难受,双腿在空中不自觉的摆动着,但是他此时看白庆的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怨恨之色,听着白庆的质问,他再次开口道:“我说......若不是因为你......我娘也不会死!”

    “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白庆低喝一声,如同发狂的野兽,双目赤红的让人恐惧。

    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升级,黄青青此时也来到了场中,一股柔和的灵力随着她一挥手袭向了白庆拎着白玉生的那只手臂,卸掉了其上的力道后开口说道:“白大哥你且消消气,场中还这么多人看着呢。”

    黄青青的介入总算是帮白玉生从他父亲的手中挣脱了出来,自由之后的白玉生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被白庆勒的瘀痕,也不多语,只是恨恨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白庆看着如此仇视自己的儿子,心中也是一抽,冷声说了一句:“你根本什么都不懂!”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场地,场中也只有黄青青能够看出,此时这位祁城第一强者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玉生,你且告诉婶婶,这剑法可真是你原创的?”黄青青轻叹一声,这台上的烂摊子还是得有人收拾的,于是向着白玉生柔声问道。

    白玉生此时还是点了点头,眼神坚定的答道:“是侄儿原创。”

    黄青青闻言也不再多言,直接替了李三元这个裁判的角色向着台下高喝道:“那么本轮的胜者是......白玉生!”

    ..........................................................................

    此时风语派的祠堂内。

    玹夜坐在堂中的太师椅上,前方漂浮着的一团紫色的雾气中向他呈现了在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这白公子还真是有趣呢,不愧是奴家看中的人,居然敢借鉴奴家的功法再加以改动,妄图摆脱我魔教的控制。”玹夜翘起腿悠悠说道,还伸手用他那修长的手摸了摸一旁被束缚在紫雾中的小白。

    “不过......魔教做事又怎么会不留后手呢......嘿嘿嘿。”玹夜柔声说道,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此时下场的白玉生的咽喉处,一道细小的伤口散发着丝丝外人难以察觉到紫雾,而这正是当初玹夜在白府用尾指轻轻挠出来的痕迹。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