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神刹秘图之长生藤 > 第十四章:老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灵从到医院挂号再到拿药,就花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她直接在医院附近的餐馆吃了十块钱的快餐,拿上包结了账就走。

    一到中午,这天更是热得不行。经过医院门口附近,就见有可以搭三马车的,上了车就直奔车站。

    在车上昏昏沉沉睡了一觉,没多久就到了市里。一种熟悉的感觉让她心里有些舒坦。原本是热到水泥地都冒泡的天气,这一想到那栋阴森的老楼,瞬间心底一股凉意袭来。

    她现在是不想夜长梦多,干脆就直奔市中心。一路算是熟门熟路的走到了那栋老楼的位置。

    可一到老楼前,她就懵了,心说:这门……到底在哪儿啊?

    现在连门到找不到,更何况要进去了。一个人就围着老楼傻转了一圈。这大中午的,不知道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这里的确是地处阴凉,总有一股进了空调房的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望着里面黑漆漆的窗口,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走到之前看见那神秘身影出现的墙角,她抬头望着整面爬满墙的藤蔓。伸手去摸了一下那绿油油的爬山虎,滑嫩滑嫩的,她忍不住用指甲一掐。感觉可以吃的样子。

    仰头看着这么一大片爬山虎,生长得很茂密,藤条全都是随意疯狂生长。这种最喜欢爬墙的藤蔓,倒也常见,就是出现在这里,就感觉是这儿的主人故意为之。

    她挑起了一根藤蔓,用力一扯。她还以为只是会扯下几根下来,突然发现,这整面爬墙的藤蔓竟然都松动了。吓得她往后退了一步,心说:不会连整面墙的藤蔓都让我扯下来吧?这么不经扯?!

    见还好没有东西掉下来,她伸手去扯一根比较粗的藤条,一扯,竟然发现这些藤蔓被扯动了,就像一张绿色的大网。

    她抓起了更多的藤蔓,后退一步,用力去扯。发现这些藤蔓里似乎根本就没有紧贴墙面,更不是沿着墙面的生长。

    “它们的根……”她贴近了,扒开茂密的枝叶,往里面仔细看。发现里面还真是一整张巨大的网,那些藤蔓无数的细根,牢牢地固定住这张大网。上面那些更是已经将整面墙给死死的包裹住。

    她咬牙用力去扯,发现底下那些根茎不仅粗,还有些韧性。更奇怪的是藤蔓覆盖着网,还不是一般的防晒遮阳网。而是一种像细铜丝编制成的,被牢牢地固定,根本就扯不下来。伸手还伸不进去,往里看也看不清。

    她赶紧去摸自己包里的手电,心说:这大白天的去撬人家墙角,比做贼都刺激!

    用手电照了半天,里面黑压压的,根本看不清,忽然想到,“是不是可以从这里面进去?”

    她关掉手电,伸手去扯前面的一些藤蔓,就跟在自己家菜园子里摘菜似的,丝毫没有客气。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

    没一会儿工夫,对着路灯方向的那一面墙藤蔓的叶子,就被她扯了个精光。里面露出了还是像之前看到的那些铜丝一样的网。

    这么热的天,在外面捣鼓了半天,全身冒汗不算,还得提心吊胆。生怕突然从里面走出一个比鬼还可怕的人。

    在外面搞出这么大的声响,心里其实真是挺怕的。万一里面真的有人,那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就跟在人家大门口挑衅是一个意思。

    扯了没多久,她忽然发现另一边的铁网竟然有些松动,她还以为是扯到了藤蔓,以为是藤蔓掉了下来。

    随即将那些挡住的藤蔓一扯,竟然连根拔起了!

    “……”她看着是一脸懵逼,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处楼道。她一看藤蔓根部,根本就是倒着生长的,就跟帘子似的。

    她也是佩服自己的智商,心说:搞得半天,刚才一直在瞎搞,浪费时间。跟个傻子似的!

    用手电照着里面半层楼高的水泥台阶,似乎一直往上,还有拐角。

    她也不管这么多,心想着:反正找到门了,进去看了才知道。

    她直接撩起了那些厚重的藤蔓,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就发现,这就相当于修在屋外的楼梯,这倒是让她想起了以前在一些农村里见过的,把楼梯修在楼房外侧。上面还有一些水泥楼顶,用来晒谷子之类的。

    她用手电照着里面,看着右边一整面绿墙一样的大网。全是压抑的暗绿色,看着眩晕。铁丝网上面缠绕着无数爬山虎的根系,长着鲜红的嫩芽根须,就跟无数幼虫似的,昏暗的光线看,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心想:这是一处隐秘的通道?看着也不像啊!要隐蔽干脆修地下通道算了,何必搞得跟障眼法似的?

    想着也许是这栋老式建筑的楼房,楼梯本来就是修在外面。只不过这里的主人不想别人来打扰,就弄了这么个绿色的屏障。既经济又能隔热,还能固定外墙?

    她走到拐上去的台阶,就发现了一扇厚重的木门。

    忽然想到那晚听见的开门声,现在摸着门都感觉到,这破门而入,是不可能的!

    从这木门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木料,在这么潮/湿的地方,不仅没有一丝发胀变形,表面还很光/滑。

    一看就是上好的木材,心说:这不会是用来做棺材的木料吧?这结实程度可见一斑。

    她用肩膀用力顶了一下门,纹丝不动,这根本就不是一般往里开的门。连把锁都没有,以为会是推拉的,可滑不溜秋的,不好使劲。不知道是年代长了,还是刷了什么漆。

    她用牙咬着手电,折腾了半天也没摸出个门道。

    把手电放下,想还是算了,不把时间浪费在研究这道门上。她转身朝左边凸起的水泥墙摸去。摸着四周的边框痕迹,这整块被切割过的水泥板,看着就像是里面有道入口,似乎暗藏着什么。她蹲着身子,贴着墙用手边敲边仔细听。

    没敲几下,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的,心说:有门!

    因为这水泥块看着不大,如果里面是门的话,那刚好就能通过一个人。她的身子很轻松的就能钻进去。

    她半蹲着,卯足了力气,侧身用力一推,却见纹丝不动。她又用力推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心说:怪了,难道是我的方法不对?

    她蹲到正对水泥板的中间,活动了一下筋骨,咬牙用力一推。

    在听到一声闷响的瞬间,她想要收力已经来不及了。突然前面的水泥板竟然倒了下去。她一个趔趄就跌入半人多高的暗门里。

    一下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人由于惯性,被狠狠的跪倒在地。

    恍惚间膝盖一阵疼,她才缓过神。心说:真是倒了血霉!诚心跟我的膝盖过不去。

    她咬牙一起身,脑袋就碰到了东西,很轻,她能感觉到有什么扫过她的头顶。她转身就用手电一照,赫然发现一道黄色的符就挂在自己眼前!

    血红的字,看着让人不寒而栗。她微微喘了口气,用手电扫向洞口,发现这道水泥板的确就是一个暗门,是自己用力过大,这本来就是一推就开的。

    她用手电照着四周,转身看向前面,发现头顶方向,挂着一长排这样黄色的符。她对这样鬼画符的文字不知,但她还是看出了,这每道符都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亲手画的。

    看着像是图案,但又不是大篆文体。这一长串的符挂在入口的位置,是想要吓唬随便闯进来的人?还是这就说明人家开张做生意了?

    她没有再去研究什么鬼符之类的,对这个不感兴趣。用手电照着前面一点点亮光,她此刻心里很紧张,四周安静得感觉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这就跟进鬼屋似的,看着都觉得刺激。

    她发现四周空旷,但很暗,并没有摆着多余的东西,但就在前面,她闻到了一股焚香的味道。这味道其实放在哪里都很正常,比如说寺庙,家里过节供奉老祖宗,或者店里供奉财神爷之类的。可在这里闻到这股味道,这让她心底稍微有一点恐惧感。

    这好歹也是人家家里,这样冒然进来也是有些不太礼貌。她心说:待会见人就先打招呼,一定要好好说话。

    越往里走,就离那有烛光的地方越近。她肯定是有供奉什么神灵之类的,估计也是他们说的那个老太婆帮人看花算命的地方。

    走到有一个门沿的地方,她发现那烛光忽然闪动了一下,这一下是吓得胆颤了一下。她警惕着怯步,站在一边没敢动。

    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只是里面的香烛味更浓了。

    这味道没有什么安神凝气的作用,也不催眠,就是脑子一下特别清醒,觉得这跟平时闻的香烛很不一样。

    越是安静,这反而让人觉得越心慌,心突突突的跳得厉害。就在她大着胆子迈步进里面时,就在跨步的一瞬间就响起了说话声:“你找谁?”

    蓝灵本就提着的胆子,一下就快被吓了出来。她差点没站稳,不过反应还行,立刻一个转身就看向斜对面。

    就见对面不远处摆着一块老旧的屏风,前面摆着一张八角桌,上面放着香炉,两边点上白蜡烛。最前面地上还有一张垫子。

    一看没有人,也不知道那人在哪里。这让她后背一阵发凉。

    刚想要说话,就听见从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你找谁!”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无比的苍老,虽然不是很沙哑,但也好听不到哪里去。

    蓝灵动了动喉咙想说话,却发现,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突然要怎么回她。

    忽然听见一阵很轻微的声响,她现在虽然很紧张,听得很仔细,那似乎是一串铜钱声。很轻,但在这里似乎被放大了,掩盖了她微弱的脚步声。

    在她想好了要跟那人说,自己是来找人的,想来打听一件事。

    还没想好,就见那扇屏风后,竟然透出了一个黑影!

    那是一个极其佝偻的背影,像是在用力的要直起身子。

    她吓得是后退了两步,手紧握着手电想要去照。

    “我看得见你在哪儿,你不用照了。”对面的人已经坐在里面等了很久。她起身渐渐地走了出来。

    蓝灵惊呆了,惊恐的看着那佝偻的身影,渐渐的直了起来。她把手电照向了旁边,没有再去直射那恐怖的黑影。

    后背一阵冷汗,想着:待会她要是有其它动作,我就拔腿就跑?

    想着她正要转头去看来时的路,可哪里还有路?!她来时的路竟然不见了,变成了一面水泥墙!

    她暗骂了一声,心说:不好!着了道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瞬间,一阵无比清晰的铜钱声,刺激她的神经。

    这的确是铜钱声,她听得真切。一下又一下的伴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心说:这他娘的还是第一次讨厌这掉钱的声响!

    突然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问:“你在找你父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