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隋乱 > 第五章 猎鹿(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奴婢恭送主人!”女婢阿芸努力憋住肚子里的笑意,把二人送到了毡包口。部族突遭大变,自己的身份一下从部族长老的孙女,人人呵护的明珠变成了别人的女奴,令阿芸的心痛得已经麻木。待见了两个相恋少年懵懵懂懂的模样,已如死灰的心中多少又见到了些亮光。

    “是努力教导主人如何猜女人心思呢,还是不教?”望着李旭和陶阔脱丝的背影,阿芸微笑着想。

    毡包外果真拴着两匹浑身上下没有半根杂毛的桃花骢。每匹骏马都配了新漆过的马鞍,镀了锡的马镫,摇头摆尾,神俊异常。

    不由分说,陶阔脱丝将李旭推上马背,自己?上另一匹战马,扬鞭向部落外的旷野中驰去。李旭见对方满脸神秘,以为她要找个僻静之处说二人之事,赶紧纵马跟了上来。

    此时草原上正值春暖花开,红的、黄的、紫的、蓝的各色鲜花满眼。马蹄踏在织锦般的原野上,拂面春风中还带着醉人的花香气,天地之间诸般风景,无一处令人心旷神怡。再衬托着碧蓝碧蓝如水洗过般的天空,隐隐约约飘荡于草尖上的牧歌,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迷醉于其中,想说的话也似乎都忘记了。

    “陶阔脱丝,我,有话要对你说!”李旭尽情享受了一会儿草原上的风景,终于鼓起了勇气,吞吞吐吐地说道。马蹄声细碎,他的声音又过小,根本没激起对方丝毫反应。

    “陶,陶阔脱丝,你慢一点,我有,有话!”李旭知道陶阔脱丝没听见自己的话,正要加大声音重复一遍,马背上的少女却侧过头来,对着李旭大喊道:“快点走,正午之前要赶到月牙湖!”

    “那咱们到湖边再说!”李旭心里嘟囔了一句,策马紧紧?上。奚部被消灭后,这一带的草原已经全被霫族诸部占据,所以跑得再远,也不用担心二人的危险。况且能和陶阔脱丝并络在原野中疾驰,李旭心中觉得非常快意。不知不觉间希望这种纵马逐风的时间能长一点,再长一点,长到自己厌倦为止。

    春风得意马蹄急,月牙湖距离苏啜部虽然远,对两个热恋中的年青人而言却是转瞬而至。陶阔脱丝放慢缰绳,与李旭并肩围着湖兜了半个圈子,找了湖水看上去最蓝的一处岸边跳下马了背。

    “陶阔……”李旭一边下马一边叫道。自一大早出来,野蛮少女脸上的表情就神神密密的,连话都不像平时那么多。这种反常的状态让李旭心里感到七上八下、,既怕对方按照霫人习俗再弄出什么古怪事情来,又期盼着在着春天的旷野间能发生些什么。

    “嘘!”陶阔脱丝做了一禁声的手势,制止了李旭罗嗦。从马背上取下一个麻布口袋倒着一扯,倒出来的却是崭新的红铜炭盆和小半袋精制木炭。

    “点火!”望着茫然不解的李旭,陶阔脱丝低声命令。

    “嗯!”李旭木然地吹燃了火折,整个心乱成了一团。诗经里有过男女在野外相遇,筑巢而居的句子。但十余年的书读下来,李旭早已把那些句子当成了托物言志。眼前少女如花,炭火如酒,四野间春色无边。如果此时陶阔脱丝再有什么异常举动?李旭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一种焦灼的渴望在慢慢升腾。

    果然,少女在炭盆中的火焰开始发蓝时,红着脸叫道:“你,你转过身去!“

    “啊--唉!”李旭下巴差点落到了地上,连忙转身。面红耳赤地听着背后悉悉嗦嗦的衣服摩擦声,结结巴巴地解释:“陶,陶阔脱丝,你,你对我好,我,我心里,心里其实是明白的!我,我自己也,也非常非常喜欢你…….”

    “附离哥哥,我知道你喜欢我,否则,我也不会厚着脸皮一再的来缠你!”少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突然带了几分羞意。

    “雪,雪化了,商队…..”不知道是因为炭火太热,还是过于紧张。李旭满头大汗,喘息着说道。他想告诉陶阔脱丝,等下次商队来时,自己就托九叔给父母带信。禀明自己与陶阔托丝的感情后。这样,估计下次商队来临,自己就可以娶陶阔脱丝过门。在霫部这些日子,他已经攒了不少牲口、财富,加上苏啜西尔赠给,自己无法送出的那部分,足够让陶阔脱丝跟着自己离开好杀的霫部,找个安静的地方去衣食无忧的过完这一生。

    这些想法虽然好,李旭的嘴巴却没有脑子这么利落,才来得及把商队马上会到来的话说完,身后却传来了“扑通”的一声。

    “陶阔脱丝!”李旭再顾不得男女大妨,赶紧回头,却见到陶阔脱丝在水面上做了个鬼脸,一个猛子向水底扎去。

    “陶……!”李旭望着摆在石头上一堆钗环铃链,心中追忆着方才在水面上消失的一双洁白脚丫,不觉又痴了。

    “月牙湖水四季一个温度,冬天看上去冒白烟。夏天时却能把人冻死!”阿思蓝等人当日的介绍又浮现在耳边。猛然想到这一层,他心中旖念顿失,跑到炭盆边,拼命地用嘴巴将火吹旺。

    正急得心里火烧火燎般时候,水面上突然泛起了一串涟漪。陶阔脱思那一头白中透金的长发率先从湖中露出,紧接着,是一张冻得白中透青的脸,痴痴的目光看了看李旭,感动地叫道:“傻瓜,炭吹不旺。我马上就回来,你别担心!”

    说完,少女长呼了一口气,又消失在淡蓝色的波光深处。

    在中原时,李旭只在庄子前的小河里边扑腾过几下,水性甚差,游泳技能仅限于狗刨,所以无论此刻陶阔脱丝在湖中做什么,他都只有在岸边干着急的份儿。等着,等着,好不容易盼到陶阔脱丝再度于水面上露头,赶紧把手拢在嘴巴边上大声招呼对方上岸。

    “傻附离,不要担心,我曾经在这个湖中游过很多次!”少女冲着李旭扮了鬼脸,一低头,又潜了下去。

    “水中冷,小心些!”李旭冲着水面上的涟漪徒劳地喊了一声,又开始了新一轮漫长的等待。

    这下足足等了半柱香时间,陶阔脱丝才再度将头叹出了水面。双唇已经冻成了青黑色,面孔也因为湖水的寒冷而愈发苍白。却有一分真实的笑容绽放在如此苍白的脸上,仿佛拣到了什么珍宝般,少女笑着冲李旭喊道:“附,附,附,附离,绳,绳子!”

    李旭被那冻僵了的声音吓得心慌意乱,以为对方是戏水脱了力,没有办法游回岸边。赶紧顺着陶阔脱丝示意的方向回头去找,在二人的坐骑背上,果然各自挂着一大团绳索。他三步并做两步冲过去,解下其中一根,一头拎在手中,另一头奋力向少女抛去。

    “笨,笨附离,把两根绳子结在一起!”少女在水面上瑟缩着,上下牙不断碰撞。

    “哎,哎,你快些上来!”李旭心疼地喊。此番也顾不上男女大妨了,只觉得瞪大眼睛看着陶阔脱丝?上岸边来才能安心。

    “快,接绳子,水里冷!”陶阔脱丝不断扑腾着,哆哆嗦嗦地喊。

    李旭拗她不过,只好将两根绳索接成一根,自己握住了绳索的最末端。陶阔脱丝留给他一个冻僵了的微笑,牵着绳子的另一端再度快速潜了下去。李旭看得心惊肉跳,不知道古怪少女到底想干什么,心中只盼望这次是最后一回下潜了,千万别再弄出什么花样。不知道又等了多长时间,一炷香,或几百年,直到握着绳子的手臂都开始发软,水花突然一翻,全天下最美丽的脸孔终于又探出湖面。

    “拉!”陶阔脱丝已经冻得说不出话,一面奋力向岸边游着,一面比比划划地示意。

    李旭用力扯动绳索,初时手上觉得空无一物,到了后来绳索绷直,又觉得仿佛有千斤重负系在绳子另一端,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扯得其动上一动。

    少女?上岸,牵过一匹马,将绳索末端套在了马脖子上。然后拉住缰绳,死命将战马朝远离岸边方向扯。战马唏溜溜一声长嘶,四踢蹦了个笔直,二人一马齐心协力,终于让长绳一寸寸向岸边回收,一寸、两寸,沙岸上脚印串串,慢慢靠向了炭盆。突然,水面上腾起一股巨浪,一团黑呼呼地物体跃将出来,被绳索快速拖上了堤岸。

    “成了,我知道湖底一定就有!”陶阔脱丝大叫一声,缓缓软倒在了草地上。

    李旭顾不上去看绳索另一端系得是什么宝贝,赶紧跳到少女身边,解开长袍子,把冻僵了的陶阔脱丝抱在了怀中。少女的身体一震,立刻变得僵直,紧接着不由自主地开始哆嗦。被湖水浸透了的小衣将彻骨寒意一波波散入李旭怀中,不断换回来的,却是少年男子身体上特有的坚定和温暖。

    李旭抱着冰块一样的陶阔脱丝,心中无一丝尘杂。尽管陶阔脱丝下水时只穿了贴身小衣,被水浸透后那层薄薄的衣衫已经遮不住任何春色,但他却不敢涌出任何轻慢之意。只是用力抱着对方,唯恐一松手,上苍赐给自己的宝贝就化作一场春梦散掉。此刻,那长索另一端系着的“宝贝”他已经看得清楚,那是一块二尺多长,半尺多宽,绣迹斑斑的黑色石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