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汉皇刘备 > 第一百八十章 图谋青州

第一百八十章 图谋青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退走之后,刘备坐在帐中一动不动。说实话,他有点茫然了。

    之前凭着“先知”的能力,他很早就开始养望,于士林中夯实了基础,打响了名声,并在黄巾起义中拥有了自己的班底、军队。而后在反董事件中,他屡屡抢夺先机……

    他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以何处为基业。幽州、荆州、甚至是扬州、益州他都考虑过。然则之前是先帝尚在,后来就是反董。

    而且在这个标榜忠义、标榜大义名份的时代,目前除了关东诸侯联合起来声讨董卓,诸侯之间并没有开始相互攻伐。刘表打袁术不算,因为他是荆州刺史,有大义名份在,收复南阳天经地义,谁也不好指责什么。所以刘备目前根本就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擅自攻略一州之地。

    他若是开天下之先河,冒然攻打别人,去抢别人的地盘。后果很可能只有一个,就是被天下人群起而攻之。而他也没法说服自己的小伙伴。更不用说去帮董卓分摊火力了。这种愚蠢的事,他做不出来。

    之前他不急着去抢地盘,更多是因为记忆中的大事件历历在目,他能够随时根据形势的不同而调整自己的战略方向。可现在,袁绍这混蛋居然要重立弘农王!更关键的是弘农王还是自己救出来的!亏自己之前还沾沾自喜,能把死于董卓手中的太后和弘农王救出来。也算是小小的改变了下历史。可如今,这被改变了的历史,就马上来报复自己了。

    刘备错乱了。

    袁绍这要重立弘农王为帝的消息一放出,就石破天惊。如今已经没有人还有心思去讨董了。台面上一群人为了废立之事吵得天昏地暗,而暗底里,却有无数人欢呼雀跃,一个个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等着做从龙功臣。

    刘备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就算再反对,也是没用。一个人的声音,有什么用,迟早会湮灭在无数人的口水之中。既然这样,不如求外放,反正自己一个人讨董也讨不下去,而洛阳已经成为风暴的漩涡,还是早早离开罢。

    一念至此,刘备就摊开了地图。大汉十二州加上司隶部。嗯,益州有刘焉,荆州有刘表,扬州有陈温,兖州有刘岱,冀州有韩馥,徐州有陶谦,幽州有刘虞,凉州有董卓,这些有主之地就别想了。豫州刺史是孙文台,历史上好像袁绍不久后还派了人去抢地盘,被袁术孙坚联合起来打跑了,司隶地区自己不想待,也待不下去,并州、交州太远太荒凉自己不想去,数来数去,好像貌似就只有一个青州了?

    嗯,现在的青州刺史是谁来着?好像前任青州刺史殁于黄巾余孽之后,洛阳乱象纷纷,于是就一直没有置过青州刺史。要到几年后师兄公孙瓒和袁绍大战对峙,然后公孙瓒派了部将田楷为青州刺史,然后袁绍又派他的儿子袁谭为青州刺史?

    想出为青州刺史,自己和董卓闹成这样,他只恨不得杀了我,还肯让自己平白得一州之地?只怕是想也休想。刘备压根就没有考虑天子的反应,反正天子同意或不同意都得听董卓的。

    既然如此,刘备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偌大个洛阳城,诸侯每人划分了一块地盘,派军驻守。当然,之前被刘备部将严颜守卫的皇城,已经让了出来。弘农王与何太后已经入住,重新成为这座古老宫城的主人。如今拱卫宫廷的,就是袁绍,他之前曾为虎贲中郎将,干这活驾轻就熟,当仁不让。

    城内,无主的宅院,已经被兵卒们翻箱倒柜、刨地三尺。每天不时有欢呼声咒骂声从四处传来。收获颇丰的喜气洋洋,一无所获的骂声连连。

    靠近南宫的太平坊内,荀彧正自长叹:“兵过如匪,军纪竟一败如斯。”

    旁边守护的刘恪一身劲装打扮,显得干净利落,接口道:“别人家的兵,我们也管不着,管好我们自己的兵就行了。文若,主公说了,不能太操心,否则容易老。”

    荀彧闻了,哑然失笑。

    坊内,基本上,都是当年十常侍的别院。刘备二话没说,让出了宫城,袁绍有些过意不去,问刘备欲驻防哪一块,刘备拿着地图装模作样的看了看,二话没说就在地图上一圈,把这一块给圈下来了。袁绍一看,地方小得可怜。袁绍以为刘备爱惜名声,不愿在城中大肆搜刮,又或者他之前的部将严颜已搜刮够了。于是便没有多想,大手一挥便同意了。

    其实,这里是有玄机的。当年十常侍有言,先帝所藏奇珍钱财,宫中少府宝库是一处,十常侍宅又是一处。董卓入京,刘备来不及,只好匆匆离京。如今旧地重游,这一笔惊天财富,却是不能放过。

    天子藏富于阉宦宅第,其实不是秘密。这里李榷率兵挖掘过,诸侯入城的时候,也各派人马来寻找过,只差没把宅子给拆了。但是却一无所获。一个个失望的离开。

    刘备得知信息,却是抚须微笑。不是这里没有宝藏,而是这里有玄机。

    十常侍身体有缺陷,于是一个个贪得无厌。但他们也知道,他们的一切,全靠天子的宠幸。然则天下没有长久不衰的荣宠,就算有,他们也敌不过生老病死,敌不过岁月。那么,如何才能够把自己一生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财富传承给后人,而不是自己失宠后或者死后,被人轻轻松松抄出?

    这些,阉人们都深思熟虑过。别小看了宦官。最起码,他们识文断字,文化水平很高。而这个时候,有些地方,甚至一个村子,一个县城,都找不出几个读书人。所以但凡政令一出,张榜布告之时,总有小吏在旁一边敲锣,一边为百姓们解读……

    几个中常侍凑在一起动歪脑筋藏钱,诸葛亮来了都没办法。是以诸侯们无功而返。而刘备,却因缘际会,掌握了这个通向宝藏大门的秘密。

    张让别宅,后花园中,四周密密麻麻,布满了刘备的亲军。而一口枯井下面,却传来了一个压抑到极点的兴奋声音:“找到啦!就是这儿!”

    数丈深的井下,终于有人,找到了一道暗门。而仅仅只能并排通过二人的暗门后,却是一条长长的阴暗潮湿的甬道。不知道通向何方。

    荀彧得讯,吩咐甲士携了火具鱼贯而下。刘备带了关羽、张飞在宫城之中赴宴敷衍袁绍与诸侯,这里便是荀彧带了严颜、刘恪主持。刘恪也欲下去,严颜看了看刘恪的身体,再看了看井口,生怕他卡在井口不上不下,于是便开口道:“守慎,你在此护着文若,我先下去瞧瞧。”

    严颜沿着绳索下了井,进入甬道后,光线大亮,这是之前进入的军士点燃了甬壁上的万年灯。严颜一路前行,若莫百余步,又见一门,推门而进,严颜便呆住了。

    严颜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只见这长宽各十余丈的地下空间里,靠着墙壁,是一排排铁柜,柜中所存,各种奇珍。有美玉,有宝剑,有精美镂金宫灯,有各种金器……而铁柜周围,却是无数叠得高高的麻袋,因为地底潮湿,不少麻袋已经腐朽破裂,而麻袋中所藏的五铢钱,洒落一地,地面上的青砖上,到处都是钱。

    这里所藏,何止亿万?发财了。这是严颜的第一个想法。第二个想法是,这些阉人们是如何把这么多的珍藏运送到这么深的地底的?太厉害了。

    严颜回过神来,再看之前进来的士卒时,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些家伙也全看傻了,甚至还有人嘴巴微张,口水不自觉的溢了出来。

    严颜咳了一声,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抓紧时间干活,把这里的东西都搬出去!”

    众甲士忙回过神来,于是一个个捋了袖子准备干活,严颜道:“先搬钱,其他的留到最后。”

    一麻袋一麻袋的钱被运送到井上,荀彧原本不甚为意,最后也渐渐惊讶起来。惊讶完了,便只剩下麻木了。

    无数人轮换、传递,搬了一天,也只搬了一小部分。最后,荀彧与严颜押运了钱物自上东门返营,而留刘恪率人镇守此处。

    回营之后,荀彧寻到了宴罢归来的刘备,汇报完毕之后,咬牙切齿的道:“先帝怠政,十常侍乃祸乱之源,不过区区一阉人,竟然藏下如此丰富之钱财,真乃国蠹也!”

    刘备道:“先帝也罢,十常侍也罢,终究是过眼云烟。再是懊恼,也是无用。不过这些财物落入我手,真乃天幸!我军饷渐尽,钱粮告急。有此钱财,大军无忧也。”

    荀彧闻言,沉声道:“主公,袁本初召集宗室重臣与关东诸侯,重议废立,你有何打算?”

    刘备道:“董卓纵然是倒行逆施,然后袁本初亦是狼子野心。我不欲与之为伴。废立之事,非臣下可为,我便不参与了。待此间事了,我欲出镇一方。既然无力以一己之力匡扶天下,便先蛰伏下来,造福一方再说。文若以为如何?”

    荀彧抚掌道:“主公之言,正合我意。主公是欲返巴郡焉?”

    刘备摇头道:“非也,巴郡地少民寡,无力供我大军,非是良选。”

    荀彧疑道:“那主公欲往何方?”

    刘备反问道:“文若有心仪之地乎?”

    见荀彧欲言,又急忙摆手道:“先不用说,你我各自写在掌心,再一同出示如何?”

    荀彧闻言,兴致勃勃,两人各自取笔转身于掌中书了,再凑在一起,把手掌伸出。两人看到手掌中相同的“青州”二个大字,不由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刘备止住笑声,看向荀彧,眼中止不住的赞叹欣赏,道:“文若,全力助我谋取青州!”

    荀彧认真一躬,道:“谨遵主公之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