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位面之金榜题名 > 第434章 疯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过了东平楼,街道上尽是一队队从五城兵马司开出来的士卒,行人被堵在街道两旁难以行进,骄子也受了影响停在两边。

    骄夫无奈连忙问道:“老爷,要不要亮出身份?”

    “不用,从旁边小巷内走,绕到五城兵马司后,从后门进去。”

    押解罪犯本就是秘密之事,傅天仇不会为了抄近路而暴露身份。

    孙连暗竖大拇指,这就是皇帝信任傅天仇的原因之一,不像别的官员重权私用,来彰显与众不同的身份。

    骄子重新抬动,晃悠悠的向着后院行去。

    东来居,以地道的生猛海鲜而闻名帝都,是中城最大的客栈。

    每天辰时店门一开,前来吃饭的宾客便络绎不绝,大都是奔着这里的早点——牛肉烧饼而来。

    东来居的牛肉烧饼并非一般同类食物可比,一者是里面的牛肉馅,传闻那是西漠的灵牛,久食可以强身健体,二者是烧饼上的芝麻,传闻是从北原进来的鲜麻,那可是与灵芝生长在一起,常年吸收灵药之气,有祛病养生之功效。

    “我要五个……”

    “十个……”

    “一笼包子……”

    雷彬谢宏四兄弟走进东来居,一片闹哄哄的场景映入眼帘,有排队等候的宾客,有坐在桌前吃的官商。

    “东来居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可惜又没位子了。”孙仲成摇头咂舌。

    “嘿嘿,雷四弟是地头蛇,总不能让咱们兄弟干等吧?”巴建辰对雷彬挑挑眉。

    “哼,这点面子兄弟还是有的。”

    雷彬挥了挥手,一名小二模样的年轻人走过来,雷彬从怀里摸出一枚怪异的木质令牌晃了晃:“带我们去包厢。”

    “四位贵客里面请!”年轻人一甩长巾,头前带路。

    谢宏眼睛一亮,走到雷彬身旁与他同行,小声道:“四弟的贵宾令牌哪来的,要知道老大贵为九门提督的镇守都弄不到贵宾令牌,你小子哪来的能耐?”

    别人不知令牌的作用,谢宏心里非常清楚,有此令牌,非但有特殊权限,还能吃到一些非常珍贵的食物。

    比如灵肉宴,灵是五百年份的灵药,肉是传说中的灵兽肉,传闻食之可以增加寿元,然而灵肉宴只是东来居珍贵菜品之一,比之高等的菜品还有许多。

    “嘿嘿,二哥这就不要问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雷彬宝贝似的把木质令牌揣到怀里,笑着说了一句。

    谢宏脚步不禁一顿,脸上闪过一丝惧色,笑了笑跟了上去。

    包厢在四楼,雷彬特意选了个靠窗的包厢,叫了八笼牛肉烧饼,四人美美的吃了一顿,味道果然与众不同,那肉入口即花,吃完后整个人都觉得精神奕奕,体内似有使不完的力气。

    四兄弟喝着茶,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横跨南北两城的林江桥,桥下是清江渠,此刻已经辰时末,桥面上人来人往,不时还有巡街的甲兵。

    “还别说,秦小贼一来,中城的治安环境好多了平日里的小贼也不见踪迹了。”巴建辰摇头咂舌。

    “少整没用的。”

    雷彬摆摆手,看向谢宏:“若不出意外,郭猛那边已在司里点兵,马上就要送人,咱们的人手到齐了吗?何时动手?”

    谢宏摇摇折扇,淡淡道:“老规矩,人已经埋伏好了,再过三十息,城西会发生一场特大凶杀案,郭猛会在一刻钟后得到消息,离开五城兵马司,没有三个时辰是回不来。”

    “回不来?”

    孙仲城眸子里杀意一闪:“不如顺手宰了郭猛,还让他回来做什么!”

    “说的轻巧,你去杀?”雷彬白了孙仲城一眼,这些年来针对郭猛的刺杀发生了许多次,然而那厮拳脚无双,前前后后折了百多人都没能成功。

    “真以为我不敢吗?”孙仲城当即起身,提着宝剑就欲前往。

    “好了好了,别装了,就你那两下子,还不够人家一拳打的,正事要紧。”巴建辰摆摆手。

    三人在包厢里吵吵闹闹,谢宏却无事人似的品着茶,突然,他放下茶杯,微微一笑。

    “三十息,刚刚够……”

    与此同时,城西西关大街,一伙手持钢刀来历不明的蒙面人从巷子子里冲进侦刑司,时间不长,惨叫之声回荡整个西关大街。

    “什么!你再说一遍!”

    五城兵马司校场,正要整装待发的郭猛,闻听校尉报讯,当即面露惊容。

    “大人,消息千真万确,侦刑司内死伤众多,那伙人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进到寺里见人就杀,还焚烧库房,亟待救援啊!”

    “可恶的贼子!”

    郭猛紧握拳头。

    侦刑司是五城兵马司和府衙两个部门联合下的刑侦单位,专司查探帝都各类消息,甄别出有用信息,记录存档,而今贼人闯进来非但杀人,还焚烧库房,那里面的档案资料绝对不保,如此一来,损失就大了。

    “出了何事?”

    听到这边动静,校场另一头的傅天仇和孙连走过来询问。

    郭猛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又道:“侦刑司干系重大,不得不救援,二位大人……”

    “咱家知道。”

    孙连摆摆手:“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贼寇公然进犯司法衙门,可谓胆大包天,郭副指挥使尽管去,有傅大人和咱家照看,没人敢来劫贼!”

    旁边的傅天仇闻言松了口气,他还斟酌说辞,没想到孙连直接同意了,傅天仇嘱咐道:“无论贼人是何身份,给本官严厉追究,另外,本官授予你临机专断之权,可断生死!”

    “卑职明白!”

    郭猛行完军礼,带着一队力士快马加鞭出了五城兵马司。

    傅天仇也不坐骄了,与孙连骑了两匹骏马,带着两百名校尉力士,押送着玉山八贼和林宏伟浩浩荡荡的出了五城兵马司。

    “主人,郭猛已去西城,押送队伍如约而行,不过押送官是兵部尚书傅天仇傅大人,据内线报告,还有一名皇宫里的公公。”

    东来居,一名黑须老者步履匆匆走进包厢,将五城兵马司里的情况一五一十说给谢宏。

    “傅天仇!?”

    四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一起普通押送事,竟把兵部尚书惊动了,如此一来事情就难办了。

    过了良久,雷彬咬咬牙:“二哥,要不要顺势宰了傅天仇?”

    孙仲成和巴建辰神色一震,兵部尚书搁到现在,相当于是*****兼国防部长,傅天仇虽说没有兵权,但却是正儿八经的从一品大员。

    “雷彬,你疯了,竟然要杀兵部尚书,你自己不要命,别把我们牵连过去,出了事,九门提督大人都保不下我们。”

    巴建辰怒视雷彬,雷彬却无礼,直勾勾看着谢宏。

    谢宏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然后缓缓放到桌上,眸子里血光大放:“做了!”

    呼……

    密室里秦书凡吐出一道浊气,利箭般射出去三米,打得泥土地面凹陷出一个小坑。

    “气血,劲力又精炼了一分……”

    秦书凡站起来,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炒豆般的错响,默默感受了下,不禁笑了起来。

    虽说昨夜是在密室之内修炼,吸收的星力较为稀薄,但在血脉精华的辅助下,把那鱼类杂血脉炼化干净,还籍此寻得一个猿类杂血脉,练化了十分之一,使得肉身之力大大提升。

    唯一可惜的是,那山魈的血脉精华用光了。

    “没关系,帝都妖怪数为胜数,待时机一到,都是我的盘中之物……”

    出了密室,秦书凡先到后院阁楼洗漱一番,看了下时辰,已是巳时过半,想来郭猛已押解八贼去往大理寺。

    到前院正堂转了一圈,也无甚大事,揉了揉肚子,有些饿了,秦书凡出司直奔东来居。

    话说这东来居名动帝都,秦书凡到此不过两个月,却已去吃过数次。

    论口味,无论是牛肉烧饼,还是生猛海鲜,在秦书凡这吃饭行家面前,都不怎么样,但食材方面,却是一流的。

    食之,虽说不会增强肉身,然而这种天然食材消化后杂质极少,也利于清理,顺便还能满足一下食欲。

    这个点,吃早餐的食客很少,也快到收摊的时间,秦书凡把剩下八笼包子全要了,每笼十两银子,秦书凡给了百两银子,剩下二十两记到账上,下次吃时再算,掌柜很客气的送了一壶上好黄叶菊,秦书凡坐到窗户位置,一边吃一边观看清江渠上的江景。

    东环大街,是五城兵马司通往大理寺最近的一条街道,一路走到东环大街尽头,跨过林江桥便到了大理寺,而此刻这条街道的两边已经站了许多百姓。

    押送囚犯是一件宣言律法的好事情,所以在历朝历代往往都是游街,并且走得很慢,以依来吸引百姓观看,此次季康特意吩咐孙连游街时声势搞得大些,最好满城皆知。

    孙连让两名小太监沿街敲锣,现在街道两旁聚集了近千百姓,可谓人山人海。

    “打死恶官……”

    电视中的扔菜桥段出现了,只不过百姓哪里舍得扔菜,大都是随手捡的小石子,一统乱扔,把八贼砸得鼻青脸肿,个个苦不堪言。

    林宏伟当场就晕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面对近千群情激奋扔石子的百姓,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种震慑,如林宏伟这类胆小者,晕还算好得,一般都是瘫软,甚至当场吓死的都有。

    “二哥,他们到了林江桥了……”

    东来居四楼,雷彬爬在窗户边,扭头向后说了一声。

    “那就动手!”

    谢宏轻摇羽扇淡淡地道。

    “我亲自去压阵,三位兄弟在此看我表演!”

    巴建辰是四人之中武功最高,也是平日现场战事的负责人,背上钢刀,从侧窗跳了下去。

    离此不远的小巷子内,停了十几辆独轮车,车上摆放着许多布袋,数十名百姓装扮的男子靠墙而立,当巴建辰蒙面奔来时,所有人立马站直身体。

    “大人!”

    “不用行礼,马上动手!”

    巴建辰一挥手,所有人蒙上面巾,从旁边独轮车抽也明晃晃的钢刀。

    “走!”

    巴建辰矮着身子,当先奔行,众人紧随其后。

    这会儿押送囚车的队伍已经走到林江桥上,许多百姓仍然跟着看热闹,巴建辰带着众人冲过来,纵身跃进队伍之中,挥刀就杀,许多甲兵猝不及防当场身亡。

    “杀人啦……”

    百姓们惊慌逃命,现场顿时大乱。

    “可恶!”

    孙连脸上火辣辣的,刚才还跟郭猛保证不会有贼人劫囚车,这就被打脸了。

    “小三,小五,给咱家杀,一个不留!”

    两名敲锣的太监随手一挥,手中的铜锣似利箭飞了出去,两名正杀的起劲劫匪不留神当即被砸中胸口,当地身亡。

    “好样的,傅富,你也去!”

    傅天仇能在奸臣和妖魔遍布的帝都活得从容,自然有底牌,只见他镇定自若的一挥手,身旁一名中年人从腰间抽出两柄钢刀,一声不吭纵进人群之中。

    尚在半空中,长刀已经挥动,刀光闪动间,两名劫匪的首级被枭掉,鲜血如泉,满地皆红。

    两名高手一加入,止住了甲兵的败势。

    这时林江桥上的尖叫和骚乱声传到不远处的东来居。

    “出事了?”

    秦书凡本就感官敏锐,听得很仔细,疾步走出楼外,就看到林江桥上冲下来许多民众,就跟倾泻的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个个尖叫哭喊,好似身后有猛兽一般。

    秦书凡跨步上前,拦出一个人询问,那人指着身后道:“有一伙贼人在桥上劫囚车,已杀伤许多甲兵,都是杀人不眨眼之徒,我要去报官了!”说完扭头朝着五城兵马司方向奔去。

    “劫囚车?有郭猛在,谁敢劫囚车?”

    秦书凡惊奇的同时,绕到东来居楼侧,纵身一跃,便即跳到楼顶。

    放眼远去,林江桥上已然一片血色,到处是尸体,不见郭猛,却看到傅天仇和一名公公,以及十来名甲兵护着囚车,而其余五城兵马司的甲兵在三名还算高手的带领下与劫匪们打得旗鼓相当。

    “咦?这些船……”

    突然,秦书凡看到桥下的清江渠驶过来十几艘船,船首站着不少蒙面人,尽皆手持钢刀,冷望桥上。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